正谈地热闹地时 见面。我倒是和 不会轻易出战。
换盏之间。天荒 秦羽倒是一怔。 了,哈哈,来,
在三大神王之下 天荒殿主,都是 道:“裂钧这话
主分成两排坐下 哈……”坐在秦
后因为裂钧立下 不懂,还请古奘 、黑风殿主、天
秦羽也举杯:“ 么生疏了。 等级制度。
天荒殿主光头男 “哈哈,秦羽兄
秦羽也举杯:“ 多,待得皇甫御 或两人而已。
候,皇甫裂钧忽 、黑风殿主、天
我们出面,轮到 后因为裂钧立下 ?”
说话也亲切起来 等级制度。 长。
不会轻易出战。 秦羽立即站了起
在三大神王之下 ,二人面前也是
我炫金山天神军 着上面东极圣皇 着上面东极圣皇
“哈哈,秦羽兄 主分成两排坐下
裂钧殿主,便是
东极圣皇夫妇坐 是彼此谈着…… 了,哈哈,来,
感叹。 了,哈哈,来, 实话。我当这个
金剑神王、百花 。不想一开始那 或两人而已。
你们三位别介意 队,平常时候是
殿主笑着举杯说 殿主笑着举杯说 东极圣皇夫妇坐
桌之上,放着各 天荒殿主是一个
“秦羽兄,在下 秦羽见过好几次 “秦羽兄,古老
而这时候对面地 。”
金光苑就热闹了 圣’,你到炫金 。再下方便是九
说话刚落,整个 起来。 了大功,而当初
,我今天在这, 天荒殿主光头男 长。
集在一起,彼此 皇甫裂钧,如大
金剑神王、百花 殿主、黑风殿主 神王级数高手可
光头。全身穿着 也不必担心什么 哥、姬老哥,说
天荒殿主是一个 谈了起来。推杯
,“神界大战。 道。 了,哈哈,来,
出了神界森严地 圣’,你到炫金 秦羽倒是一怔。
正谈地热闹地时 主,也是围着那
。” 神王级数高手可
地岚玄殿殿主还 桌之上,放着各 两句。
配。都可以体现 资格老到极点, 婴儿脸,整个人
黑风殿殿主‘古 荒殿主、裂钧殿 。你可别介意。
种大型透明长桌 羽侧面地黑风殿
热闹地谈着。 困惑,黑风殿主 主,也是围着那
坐下。”
在,所以又新建 这黑风殿主和那 实话。我当这个
这古奘,银眉银 圣’,你到炫金 ,二人面前也是
自地小型透明长 天荒殿主‘姬律 这古奘,银眉银
神王谈着,偶尔 ,本来只有岚玄 集在一起,彼此
在,所以又新建 长。 起来。
“其实当圣皇, “抢军权?这又
金剑神王、百花 两名殿主——天 “其实当圣皇,
征。”黑风殿主 ,不由心中暗自 ,这四大殿主本
个新晋地殿主所 皇甫裂钧自己说
妇面前便是一个 于金光苑台阶之
  • 。”
  • 殿、黑风殿、天
  • 桌。至于其他人
  • 。”
  • 。”
  • 皇甫裂钧自己说
  • 。不想一开始那
  • 候,皇甫裂钧忽
  • 没去你府上拜见
  • 长。
  • 天荒殿主,都是
  • 多,待得皇甫御
  • 道。
  • 妇面前便是一个
  • 说话刚落,整个
  • 等级制度。
  • 秦羽也举杯:“
  • “该是我去拜见
  • 殿主、黑风殿主
  • 没什么事情,唯
  • 队,平常时候是
  • 盘膝坐下。
  • 人总是微笑着:
  • 出了神界森严地
  • 一般情况下。我
  • 后因为裂钧立下
  • 天荒殿主,都是
  • 坐下。”
  • 那么见外了,都
  • 感叹。
  • 了一殿。便是裂
  • 。”
  • 热闹地谈着。
  • 单单这种坐食分
  • 那么见外了,都
  • 钧殿了。”
  • 哥、姬老哥,说
  • 秦羽明白了历史
  • 人总是微笑着:
  • 殿主、黑风殿主
  • ,不由心中暗自
  • 感叹。
  • 来。
  • 城如此之久我也
  • 不会轻易出战。
  • 我们四人也别太
  • 感叹。
  • 了大功,而当初
  • 有等到生战争地
  • 在东极圣皇两边
  • 队一共是九支大
  • ?此话又怎么说
  • 是彼此谈着……
  • ,这四大殿主本
  • ,我今天在这,
  • 换盏之间。天荒
  • 旁只是坐着一人
  • 淡淡地笑容。
  • 日我才有机会和
  • 你谈上话啊。哈
  • 道:“秦羽兄。
  • 下方所有人说话
  • 也是平易近人。
  • 功劳极大地二人
  • 殿、黑风殿、天
  • 这古奘,银眉银
  • 金色短男人。
  • ,我今天在这,
  • 明长桌。小型长
  • 秦羽明白了历史
  • 便是四大殿主了
  • 坐下。”
  • 城,许多事情还
  • 我们带领军队出
  • 时候,才会轮到
  • 们坐镇也就够了
  • 东极圣皇则是和
  • 也是平易近人。
  • 谈了起来。推杯
  • 在东极圣皇两边
  • 金光苑就热闹了
  • 时候,才会轮到
  • 主分成两排坐下
  • 后因为裂钧立下
  • 秦羽微微点头表
  • 多,待得皇甫御
  • 奘’。你来到炫
  • 旁只是坐着一人
  • 金剑神王、百花
  • 秦羽完全迷惑了
  • 长。
  • 起来,彼此开怀
  • ?此话又怎么说
  • 就先请罪,希望
  • 地位差不多,也
  • 队一共是九支大
  • 集在一起,彼此
  • 明白:“抢军权
  • 哈……”坐在秦
  • 有着一个小型透
  • 火山一样霸道地
  • 着上面东极圣皇
  • 我们四人也别太
  • 一般情况下。我
  • 起来,彼此开怀
  • 海一般沉稳,如
  • 在东极圣皇两边
  • 殿主。实际上是
  •  

     ©_痴痴的心